盘古天神——梦的狂想

文/fasiondog

文/fasiondog

那一天
我欢笑着、跳跃着、飞舞着
如此的欢欣无限~

象雄鹰飞掠过蓝天
象鱼儿畅游在大海

我掠过了南天之门
眼见了那追逐着冷月的天蓬
看过了那遥望着织女的牛郎
瞥见了那痴痴守望着漫天云霞的弼马温
回头一望,却不见了自己的影子

我游过了东海龙宫
遇见了那羞涩着绽放的珍珠
瞧过了那轻拂着红绫的龙女
望见了那深深凝望着无边大海的美人鱼
回头一望,却不见了自己的足迹

那一日
我微笑着,幻想着,轻踱着
如此的温雅深情~

象猫儿轻蹑着脚步
象鸟儿婉转着歌唱

我逛过了繁华都市
碰见了那低喃着祝福的乞丐
经过了那绚烂着迷人的霓虹
瞅见了那死死纠缠着满围吃客的卖唱女
对着镜子,却失去了自己的微笑

我晃过了穷乡僻壤
睇见了那孤独着忙碌的村妇
路过了那萧瑟着荒凉的残垣
亲见了那怯怯张望着门外世界的大眼睛
对着镜子,却失去了自己的深情

就在那一天我发现,不见了自己的影子和足迹
就在那一日我发现,失去了自己的微笑和深情

那晚,我叫来了王母玉帝,听歌赏舞,却依然解不开深锁的眉头
那夜,我唤来了如来老君,谈禅论道,却依然挥不去迷离的眼光

看着天边的微明
我来到了树下
掘起了那深埋的巨斧
埋葬了那黄金的战甲
抛弃了那青色的羽衣
脱下了那泛黄的玉靴

我赤裸着双足、敞开着胸膛,背负着巨斧
向着莫名的方向飞奔而去

从此
追着风,寻着那足迹,找着那影子
迎着光,寻着那微笑,找着那深情

那一年
我踏过了炽烈的黄沙,走过了狰狞的碎石
我穿过了荆棘的森林,闯过了凶险的沼泽
四处不停的寻觅
我向着孤独的胡杨问询
我对着飞舞的蝴蝶轻语

我向着山川怒吼
我冲着大海呼喊
却始终寻不到那答案

对着平静的湖水
我看见自己遍体的伤痕,再也不是那曾经的倜傥风流
我看见自己沧桑的面容,再也不是那曾经的永不苍老

终于
我登上了那最高的山峰
看着那皑皑的冰雪
我茫茫四顾
挥舞着巨斧向空中扔去

我撕裂了衣裳
裸露着胸膛
向着那疾驰而落的巨斧,迎去
心口正对着冷冷的斧峰

我瞧着那划开了的胸膛
看着那飞洒的鲜血
听着那呼呼的风响
……
我望向那愈来愈遥远的天空

眼见的,看过的,瞥见的;遇见的,瞧过的,望见的……
碰见的,经过的,瞅见的;睇见的,路过的,亲见的……
千万年的记忆一幕一幕的闪过
霎那间
我忆起初遇时的你——混沌

你原本没有欢笑
你原本没有悲哀
是我,是我,顽皮的划开了你的胸膛
孕育了这人间的悲喜
是我,是我,无情的劈开了你的身躯
幻化了这世间的一切
是我,是我,乱了自己,乱了你

这一刻,我只愿化身为你
再没有欢声笑语
再没有悲苦哀愁
只有那无言的沉寂
但愿,在千百个世纪之后
不再碰上那样顽皮无知的我

我再不愿做那开天辟地的盘古天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