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若繁星

fasiondog · · 620次浏览 ·

昨日三更半夜,徒弟突然发来短信:“师父,问你个问题啊,你对人生有什么看法啊~”

乍一见这个短信,,顿时头大如斗,一来这几乎是每个人 一生中都曾多次想过的问题,装作没想过恐怕说不过去,只是每次得来的恐怕都是不同的答案,而我也是不知多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上一次的答案更不知该到哪 儿去找;二来自己一向属于懒散之人,要把这么复杂的问题用短信写出来,只怕自己要抓狂;三来自己知道自己实在不是什么哲学家的料,而这明显属于哲学家的范 畴,实在是不可拿出见人。

受上面三大理由的影响,磨蹭了半天之后,只好实打实的回复:“不是吧,问这么难的问题,三言两语哪说的完啊”

没想到徒弟不屈不挠,再次发来短信:“可以打比喻说明的啊,比如我正在看到书有说是交响曲有说是旅程的啊”

这次反应比较快,立刻就回复了,“我可没那本事,用一个词来形容”
徒弟回信:“那你应该有想过这个问题吧,哪天想到合适的比喻且方便的话就告诉我一声啊,先谢了~”

当下打定了主意不去想这么虚无飘渺给了答案也仿似没有答案的问题,于是心不在焉的回了“OK”算是答应了。


今 日去市里有事,坐在车上,习惯了享受着坐公车那种略带颠簸震荡的轻松感觉,也不知想着什么,脑袋里却突然冒出一个词来“生如繁星”。真不知是自己对昨天的 心不在焉心有愧疚,还是脑袋实在空虚空白的过分,居然还是想起人生比喻的问题。关键的问题是“生如繁星”这个比喻感觉比较俗,因为用天上的星辰来比喻人的 故事自古有之。不过,坐在车上闲来无事,一旦有了引子,很难不接着想七想八。想着漆黑苍穹中的满天繁星,有的明亮、有的闪耀、有的黯淡、有的忽隐忽现、有 的干脆一直默默的藏在黑夜之中……每颗星依着各自不同的轨迹运转着,就像不同的人们在这尘世忙忙碌碌各自穿梭不停,每个人都好像以为自己的轨迹是自己创造 的、是凭着自己的努力营造的,可是茫茫之中仿佛总有着神秘的力量,就好像每个人之所以会有各种各种的想法都是它自然的安排,以致于那轨迹都是它早就安排好 的,而人们却还觉得那是自己所塑造的,仿似“神说是这样,于是就这样”。

不由想起“混沌预测”的理论,对于混沌而言,是无法预期其长期的 轨道,但却能较为准确的预测短时间内的可能变化,就好像天气预报一样。可是那样的轨迹却实实在在的在那儿,只是我们无法看到明白,就像人生,我们的能够一 定程度上凭借自己的努力塑造将来,却始终无法看透自己人生的终点。

站在大地上仰看苍穹,就好像在一旁看着别人下棋,不用刻刻绷着紧紧的神经却能因体会了片刻的精彩而乐在其中, 即清晰接近又不用身局中苦受煎熬,多么奇妙而惬意的感觉,难怪自己经常喜欢喝着可乐坐在路边,看着人来人往,却什么也不想。

只想做一个夜晚观星的人,却不想做什么星星。如果一定要用一种星星来比喻自己,依自己的性格来说,估计是那种大部分时候喜欢躲在一角默默看着其他星星的星星,似乎拥有一切又似乎一无所有;间或受那星空中最明亮的星星的影响,也偶尔也会放出耀眼的光芒,却决不能持久。

渴望“逍遥”,却时而愤怒,尤其是遇到强大的力量逼迫着弱小力量的时候,愤怒也是一种力量:
严寒的深冬,站在海边,巨浪袭来,那种庞大无匹的力量,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渴望直面去抗衡那股强大的力量,即使自己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好似飞蛾扑火,有着自毁的倾向;
温暖的初夏日,同样的海浪同样的力量混着暖暖的阳光,却让人难以兴起都胜之心,只想任那阳光海浪将自己包裹,享受那难得的温暖和惬意,好像那温水里煮熟的青蛙。

fasiondog 自言自语
2006年3月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