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 816 事件

文/fasiondog

816股市事件”有消息指称是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杨剑波团队所造成的。这次事件到底是“乌龙指”,还是为了扳回在衍生品交易上的亏损而冒然发动的激进交易,还真难说。据传闻。今年以来,光大集团乌龙频发——先是光大期货的交易系统出大问题,到6月份,光大银行在银行间同业违约令交易方兴业银行60亿到期资金无法收回,直接导致史无前例的“流动性危机”,这一下又轮到光大证券。

爆了!爆了!中国股市在这一刻雄起了一把——今天上午11时后大盘突然快速拉升,盘中最高报2198.85点,不足十分钟时间内拉升百余点,涨幅一度超5%。
震动整个市场!接着整个市场疯传各种消息,从股指期货到优先股啥消息都有。直到有消息称“光大证券的史上最大乌龙指,据悉不是自营,是衍生品部门做量化投资的一个ETF套利产品下单失误。将3000万股错写成3000万手。”
然后又有消息称“光大的所有高管都待在公司不准离开,等着上交所来查,气氛紧张。”,到下午,光大发布公告:今天上午,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门自营业务在使用其独立的套利系统时出现问题,公司正在进行相关核查和处置。
所以到下午时,多方都指光大证券的“乌龙”惹出了这次大事。
光大真是不安分的主儿——今年以来,光大集团就跟吃错药一般,乌龙频发——先是光大期货的交易系统出大问题,到6月份,光大银行在银行间同业违约令交易方兴业银行60亿到期资金无法收回,直接导致史无前例的“流动性危机”(钱荒),中国银行业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举国震动!这一下又轮到光大证券,以一个“乌龙指”,华丽地刷出了一次股市大事件。
这次乌龙的操作者先是被定位为光大证券的葛新元量化投资团队,光大的董秘梅健并未直接确认,只是称会进一步核查。
而到下午3点时,有记者联系了葛新元本人,他否认与他有关,然后矛头又直指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杨剑波团队。
那么,到底是哪个团队?
据公开资料,葛新元,男,原国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兼金融工程首席分析师。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曾担任南京大学副教授,是金融工程领域的翘楚。葛新元带领的国信团队在2009年获得新财富评选第二,并连续在2010年、2011年获得该项评比的第一。他和旗下的团队于2012年4月的时候集体投奔光大证券。葛新元的薪酬不菲。当时有深圳大型券商研究所负责人表示,“年成本在千万元以上是肯定的。”
而杨剑波,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曼彻斯特大学金融学博士,曾任光大证券金融衍生品部董事总经理,现在负责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该部门独立于自营部门外,直接受副总指挥,规模远大于自营,是量化交易的子公司,直接报场内,没通过风险控制。
今年早些时候,杨剑波曾说“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实体经济,都需要金融衍生品。”,一直以来,他都是衍生品市场的推动者,早在2007年,在《结构性衍生品:中资银行沦为销售渠道》一文中,他就提出“但如果不改现有监管环境,要改善中国券商大体上靠天吃饭的盈利结构基本上是空谈”,他提出要“大力发展需要智力资本投入的交易类业务是券商业务结构改善的核心措施,监管者需要为券商的业务升级创造完备的法律和监管环境”,即开放衍生品业务。
在他的推动下,光大证券曾和法国兴业银行联合设计了一款挂钩A股的人民币理财产品。
而光大证券前金融衍生品部人士表示“当时,各家券商的状态可以说是部门老总带着一群技术男,闷在屋里面玩票式地尝试各种交易策略。”
可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群技术男搞出的衍生品,现在惹出了惊天大动静!
据统计:“从盘中公开数据显示,这次神秘资金暴拉权重指标股动用的资金情况大致如下:中石油5318万元,,中石化4822万元,浦发行1.06亿元,华夏行3367万元,民生2.21亿元,招行1.17亿元,工行1.28亿元,农行1.32亿元,中行7968万元,兴业银行1.53亿元,中人寿2622万元,保利1.35亿元,万科4639万元,中信证券2.6亿元,海通1.34亿元,方正证券9564万元。上述16只超级权重指标股累计动用资金约17.69亿元。考虑到还有其他一些权重稍轻的指标股也有一定涨幅,因此可以大致估计动用资金约20亿元。”
那么,到底是杨剑波团队呢?还是另有“真凶”呢?恐怕就成了不解之谜了。
另有小道消息,因为在这此次事件中,光大证券最清楚情况,所以下午在股指期货上做大量空单对冲,结果盈利34亿,每股收益凭空增加1元。所以,这次事件到底是“乌龙指”还是为了扳回在衍生品交易上的亏损而冒然发动的激进交易,还真难说。
而当前部分基金公司专户在讨论要不要告光大。
这些年,光大集团发展迅速,从期货到银行再到衍生品,势头凶猛,但光大还是不行的,还需要“深发展”,做好风险控制才行。否则接二连三出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但既然事情如此重大,总得有人要被推到台前负责的。不管是葛新元,还是杨剑波,总得要有个说法。
不管怎么说,“816事件”一定会会是行业历史性事件,一定会带来整个行业的监管核查,很多创新业务或许会暂停,或许,会改变一段时期内中国股市乃至金融市场的走向也不一定。而对中国股市而言,提高了风险意识是件好事,但是,如果就此会被停掉所有衍生品创新,则有点因噎废食了。
杨剑波曾说“由于分业监管,国内衍生品市场是割裂的,银监会和央行的监管是针对场外市场交易。” 那么,这次事件后,监管部门又该如此处理此事呢?监管方向又该是什么样的?

本文来源:http://business.sohu.com/s2013/jrzj189/

其它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