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CMMI与敏捷

文/fasiondog

前段日子参加第10届中国系统与软件过程改进年会,其中一个环节是CMMI和敏捷的对话(据说去年是辩论,由于故意让大家以极端的方式表述自身的理念,导致火药味太浓。所以,今年改为对话了)。CMMI以拥抱敏捷的方式出现,而敏捷的几位代表似乎都是纯技术出身,辩论水平较弱(我上台也是一样,辩论是需要训练的,所以我后面的话都是马后炮),基本是被人牵着走。后来就想,敏捷一方似乎没有抓住重点,虽然出说了”敏捷“是一种思想,但没有抓住要害从CMM本身的起源和思想的变化予以逼问。其实,CMMI一方的旗号是”CMMI拥抱敏捷“,既然是”拥抱“本身就是一种变化,说明以前没有,现在有了。CMMI也没干说自己就是”敏捷“。(后来,和人交流,他说出了事实:研究CMMI的人一般都会研究敏捷,但是研究敏捷的人,一般都相对仇视“CMMI”,而本身并没有深入研究过CMMI。这一点,在态度上还是值得警醒的!)

虽说现在大部分人都对“CMMI和敏捷”不冲突达成了共识,但一定要说CMM的灵魂原来就有海纳百川的胸怀不排斥敏捷,就有失偏颇了。从CMM的创始人Watts.S Humphrey另著的两本书《TSP 团体软件过程》、《PSP个体软件过程》中,可以看出,Humphrey本身是那种将工程、计划思想发挥到极致且能严格要求自己的人。但这不是普通人所能做到的。另一位管理学大师德鲁克直接就说,管理者应该了解自己的时间花费,但通常难以做到,所以至少应该每个9个月花3周的时间,精确度量自己的时间并分析花费。可见,CMMI思想的内涵本身发生了改变,只是原先模型的设计只包含了“要素”,而不考虑实现,使自己可以包容并蓄。敏捷的出现填补了CMMI自身灵魂的空白,当然,前提是掌握CMMi的人本身要有容纳、发展的胸怀。至于Humphrey是否仍旧期望人们时刻能够精确的记录自己时间,就不得而知了,但无论如何,CMMi影响了整个软件行业的发展,就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了,缅怀大师。

另外一本小书《奇特的一生》(1983年  外国文学出版社)里,记述了一位一生中坚持不懈使用”时间统计法“的前苏联科学家,书中的主人公或许正是Humphrey在PSP中所期望的人吧,但无论如何,不是所有人都能将其坚持一生的,哪怕是3个月。所以,书名才叫”奇特的一生“。作者也明确的告诉大家,这种生活是不可复制的,但主人翁追求自身生活和谐幸福的态度与方式,却能给人最大的启迪。不过,追求成功的人,或许会认为最大的启迪是”聚焦目标,才能成功“,因为主人翁26岁立下目标,到82岁去世时,也没有最终实现,虽然给世人留下了庞大的遗产,但按当代某些追求成功的人士的逻辑,那是失败,也不可能幸福。这就纯属“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

注:本来只想把第二段文字发在微博上,却有字数限制,只好扩充到现在的这些“闲话”,没能偷懒

fasiondog
2011/07/0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